校史网

易志伟:人的风格

发表时间:2018-03-27来源:本站浏览次数:0

“我每次看到人松树。想到它那崇高的风格的时候,就联想到共产主义风格,我想所谓的共产主义风格,应该就是要求人的甚少,而给予人的却甚多的风格,所谓共产主义风格,应该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和事业不畏任何牺牲的风格……” ——陶铸

今年是陶翁诞辰99周年,同时也是陶翁逝世三十八周年的纪念,作为一名中南林人,我想我们是很有必要写下点东西来表达我们对陶翁的怀念和感谢!陶翁是中南林的创办者之一,他生前为建立中南林倾注了大量的心血,他明确了中南林的办学方针和任务,亲自选择校址,亲笔勾画中南林的蓝图,并为我校亲笔题写了校名。

时光如白驹过隙,一晃几十载匆匆而过,中南林虽历经艰辛,几经变迁,然仍在风雨中顽强发展,逐步壮大。如今看到林苑的勃勃生机,饮水思源,中南林人从没有忘记过创业的艰辛,从没有忘记过为学校的发展作出过贡献的人们。

陶翁的一生,是鞠躬尽瘁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。纵观陶翁的一生,其人品灼灼,其风格熠熠,他的人品,他的风格,无不显示出尽忠,尽诚,尽责,尽情之精髓。

尽忠,为国为民。在四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,陶翁始终保持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的无限忠诚。从1926年加入共产党,至1969年被‘四人帮’迫害致死,他始终坚守着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。即便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被人诬陷,被人批斗的时候,在他心里装的不是个人的得失荣辱,而是对国家、对人民、对未来的思考。在每次被别人当面说成“叛徒”的时候,他总是默默的忍受。他知道自己信仰的共产主义,是正确的,是光荣的,是伟大的。正是这种对党和人民的忠诚,成为他承受一切不公平待遇的支撑柱,成为他心中永不熄灭的明灯。也就是因为这种忠诚,成就了他崇高的人格,在当时黑云压城的形势中,他犹如傲然挺立的青松,任凭雨雪压顶,风暴袭临!!

尽诚,无私无畏。陶翁襟怀坦荡,光明磊落,坚持真理,英勇斗争的品格,也是为大家所熟知的。陶翁在他《松树的风格》一文中这样写道:“……每一个具有共产主义风格的人都应该像松树一样,不管在怎么恶劣的条件下,都能茁壮成长,顽强工作,永不被困难吓倒,永不屈服于恶劣势力和罪恶势力……”。陶翁一生的光辉革命实践,证明他就是像松树一样,不畏强权,实事求是,其形可谓大矣!在文化大革命中,他坚守共产党人的品格,不愿意与江清、康生之流同流合污,尽自己最大努力去保护那些受到迫害的同志,虽然遭到千方阻扰,亦矢志不改,其心可谓诚矣!其心其诚正如他所写的诗句:心底无私天地宽。足以让我辈后人肃然起敬,仰望默然!

尽责,鞠躬尽瘁。作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,陶翁总是保持艰苦朴素,忘我工作,严格要求自己的优良作风,将整个心都扑在工作上。从1926年在黄埔军校入党,参加著名的南昌起义,广州起义。无论是在白区的地下艰苦斗争,还是在创建革命根据地的斗争,坐监狱,战沙场,从来坚韧不拔英勇不屈!尤其是在“文革”这场特殊的斗争战场上,更是忠于职守,表现出一个共产主义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崇高的情操。就算是他在遭受“四人帮”残酷压迫时,心里想的仍然是如何作好自己未完成的工作,在他花甲之年,他还写过《过客》诗一首,表达了自己为国为民死而无憾的心境。其置个人生死于度外的崇高的品格足以让后人仰慕千古。其铮铮铁骨,其坦荡胸襟,有如高山,有如大海!

尽情,可爱可亲。解放以后,陶翁历任中南局第一书记,国务院副总理,中央政治局常委等重要职务。每天都要忙于许多的工作,没有多少时间去照顾家庭。他和曾老妈妈的爱情虽然没有多么地轰轰烈烈,然而又是那么的醇厚悠长。作为两个志同道合的共产主义者,他们有着他们独特的爱情信仰。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,他们互相搀扶,互相鼓励,互相安慰,他们的爱情如同磐石,日久弥坚。陶翁曾写下一首诗赠于曾老妈妈,全诗无不深情激荡,至情至性:

赠曾志

重上战场我亦难,感君情厚逼云端。

无情白发催寒暑,蒙垢余生抑苦酸。

病马也知嘶枥晚,枯葵也觉怯霜残。

如烟往事俱忘却,心底无私天地宽。

陶翁对他唯一的女儿陶斯亮也满注了深深的父爱,这种深沉的爱,这种谆谆的教诲在我们今天的年轻人看来仍然是受益非浅,感受良多。作为一个丈夫,一个父亲,陶翁的形象是那样的清晰,那样的生动,那样的亲切。正是有这样的平凡,更让我们体会他那不平凡的品格,体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。

陶翁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有三十八个春秋了,然其非凡人格,其尽忠,尽诚,尽责,尽情之风格,仍如同恒星映空,光辉依然,值得我们去思索,去仿效。

 

(易志伟:2001级高分子材料与工程专业。